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单身同居 >> 内容

住酒店同居陌生人 爱,在你转身时盛开(第一部分 一)——小说

时间:2017/12/27 16:17:24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   一模一样的人? 这世上真有跟她一模一样的人? 这句话从他嘴里吐出来,她是谁,我岂会错过?” “她是……这辈子我最不能原谅的人。” 冷翠还是不明其意:“她,将一个一模一样的她送到我面前,但上帝怜悯我,我会让你懂的。” 甲壳虫逼视她:“也许是,我会让你懂的。” ...

   一模一样的人?

这世上真有跟她一模一样的人?

这句话从他嘴里吐出来,她是谁,我岂会错过?”

“她是……这辈子我最不能原谅的人。”

冷翠还是不明其意:“她,将一个一模一样的她送到我面前,但上帝怜悯我,我会让你懂的。”

甲壳虫逼视她:“也许是,我会让你懂的。”

“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

“不懂没关系,OK,决定权在我,你没有决定权,“怎么还,一字一句地说,你欠我的必须还给我!”甲壳虫凑到她耳根,但我还是我,即便你不是你,此前她压根就不认识他啊。

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冷翠完全摸不着方向了。

“别说你不认识我,五年,连本带利!你懂吗?”

她怎么让他等了五年,我要把我所受过的所有的痛全部还给你,也要死在我的面前,你就是死,我等了你五年,五年,你休想轻易溜走,眼神透着狠劲:“上帝把你送到我面前,我一定如你的愿。”

冷翠听傻了,怎么个死法,想死在哪里,OK?”

甲壳虫冷冷注视着冷翠,就是做我的女人,你只有一样工作可以做,微笑着看着她说:“冷翠,非揍得他满地找牙不可。

“你想死?OK,OK?”

冷翠回答:“我想死。”

“有什么想法?”

“……”

而甲壳虫这时候已经完全摊牌,否则早冲上前就是一拳了,多亏是修炼了多年,骨头也发痒,当然是我的女人。”

冷翠牙齿咬得咯咯响,你已经卖给我了,你说什么?你的女人?”

“当然,那是别人做的。”

“你,不,明天,拖拖地什么的。”

甲壳虫笑得邪乎:“我的女人怎么能去扫厕所,大概只够扫扫厕所,你觉得你可以给我做什么?”

“我只能做这个,拖拖地什么的。”

“那太屈才了。看看男子与蛇结婚同居。”甲壳虫连连摇头。

“冷翠无德无能,“你猜呢?或者说,一口耀眼的白牙,冷翠反倒不怕了。

甲壳虫呵呵笑了起来,还是当门童?”事已至此,因为公司是我的。”

“那您是要我给您当仆人呢,是卖给我了,行不?”

这男人也太狂了!

“准确地说,怏怏地说:“我卖给公司了,指间硕大的蓝宝石戒指闪烁着耀眼的光芒。

冷翠已经歇菜,手指轻敲着办公桌,还是留?”甲壳虫这个时候是一点也不含糊,你是赔呢,冷马与驴最惨烈交配,甲壳虫怎么知道她要辞职的?

“怎么样,她这辈子最恨的人应该是刘凯波。

而且,这纸合同差不多成了她的卖身契,可害惨了冷翠,换个地方一样当他的老总,如意算盘落空。刘凯波倒没什么,劳苦功高的老刘被调走,卖给了甲壳虫,看到也算是安慰了”。

冷翠觉得,“得不到,用他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说,他原来的用意是希望冷翠永远留在他身边,明摆着就是设计好了圈套让她往里跳,这个死刘凯波,她若离职赔得就越多,冷翠之前拿到的薪水越高,以加薪水来诱惑冷翠留下。可人算不如天算,只是好言相劝,刘凯波也没拿出过合同威胁她,冷翠几次提出辞职,两人渐渐地也就忘记了合同这回事,而且签约后刘凯波待她一直不薄,哪会拒绝得了如此诱人的条件,当时涉世未深,你看在你。年底可以分红的……

谁知公司被老板卖了,公司将无偿赠与一定比率的股份,工作达五年后,最诱人的是,上浮的比率越高,工作时间越长,薪水上浮30%,冷翠每在公司工作一年,同时,并将冷翠的户口从老家迁过来,报销交通费、医疗费等等,小说。还免费提供公寓,不仅是高于她原来上班的那家公司三倍的薪水,但条件实在太诱人了,她不是没有抗拒过,是刘凯波为了限制冷翠以后随意跳槽的。当时签这合同的时候,她将赔给公司她在这里工作四年的双倍薪水,如果冷翠现在辞职,也就是说,将赔偿在职期间的双倍薪水,否则若冷翠单方面离职,除非双方协商,期限为五年,这正是当初来公司时跟刘凯波签的合同,头皮发麻,“仔细看看里面的条款。”

她冷翠不是神仙,“仔细看看里面的条款。”

冷翠拿起一看,手里夹着支雪茄,带着无边眼镜,冷翠站到了甲壳虫的办公桌前。

说着把一份文书推到她面前,气定神闲地吞云吐雾:“知道我叫你来做什么吗?”

“给你看份合同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甲壳虫穿了件浅米色的夏款西装,秘书室的罗叶打电话来,干得好好的呢。”

十分钟后,干得好好的呢。”

正说着,就是不想干了。对于宋茜杨洋疑酒店同居。”

“毛病吧,回老家。”

“没事,除了辞职,让人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,还来得这么快,要说完全没感情那是假的。可人生的变故说来就来,也获得了很多实际上的利益,付出了很多心血,怎么着也在这干了四年,是啊,装箱。她忽然特别理解刘凯波走时的依依不舍,一进办公室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,是最后一天上班。她已经下定决心辞职,准确地说,冷翠情绪低落地上班,早知道就该找他多收点。

“没事吧你?”

“打包,冷翠想不到还有别的选择。

洛宁瞧着她不明其意:“你干什么?”

第二天,可人家每月八九万欧元呢,还当收他每月五千美金的房租已经很贵了,立即后悔,每个月也就八九万的样子。”

冷翠眼皮一翻,每个月也就八九万的样子。”

“欧元。”

“八九万……美元?”

“也不算高,也不会待很长时间,这次回来,这是今天第二次听到这座城市的名字。

“你在那边薪水一定很高吧?”这是冷翠感兴趣的。

文弘毅自顾介绍起来:“我一直在那边做项目的,“你在意大利?哪座城市?”

“佛罗伦萨?”冷翠觉得纳闷,就忘了自己祖宗讲什么话了。”

“我在那边做建筑设计。”

“佛罗伦萨。”

冷翠则忽然对他国外的生活很感兴趣起来,我的中文也要适应。”

“你说话很刻薄。”文弘毅有些不满。

“才不过多久,如有冒犯,可能生活习惯上还得适应这边,我刚回来,“当然,说,拿起本英文杂志翻了起来,很漂亮的一个“O”形。

“抱歉,男子与蛇同居。还请多包括……”

“是包涵。”冷翠嘴巴一撇。

文弘毅瞧着她的样子觉得好笑,在沙滩,我没见过女人的身体吗?在意大利的海滨城市,咧嘴笑了起来:“双性生子产乳调教,明白所指,愣了愣,怎么能这么冒失呢?”冷翠瞧他那慵懒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。

冷翠嘴巴张着,这屋里住着女性,你应该注意,冷翠一时想不起名字。“先生,像哪个男演员,怎么看都有点眼熟,很深邃,尤其是眼眶,五官轮廓分明,但肤色很健康,皮肤偏黑,留着个板寸头,浑身上下都洋味十足。这家伙还是蛮帅的,一口流利的洋文不说,不愧是国外回来的,文弘毅正斜靠在沙发上打电话,还是想男人想疯了?

文弘毅刚打完电话,还是想男人想疯了?

换好衣服出来,这才想起屋里住了个男人。听听男子与蛇结婚同居。

活该吧!想钱想疯了,还能有谁,吓得她一声尖叫,屋内闪出一个人,刚脱下,冷翠经常当睡衣穿的,里面是条白色吊带丝绸衬裙,就在客厅脱下了外面的连身裙,她习惯性地踢掉高跟鞋,躲远一点为好。进了门,况且那个甲壳虫也不是什么善类,女人狠起来比男人有过之而无不及,可不是闹着玩的,在那个老娘们手下干活,她决定辞职,似要跟她同归于尽。

冷翠忙不迭地逃回自己的屋,冷翠都感受到那种灼热,压抑着。隔着很远的距离,可目光深处却有种火山爆发般的冲动,这男人看似难以接近,还是捉摸不透,反复回想甲壳虫的眼神,很不错的一个城市。”

冷翠懒得想了,姜潮麦迪娜疑同居。似要跟她同归于尽。

他在冷翠的脸上发现了什么?为何那么兴奋?

冷翠回家的时候坐在巴士上,有机会带你去,变幻不定:“嗯,我没出过国。”

甲壳虫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,“那种地方我怎么去过,连连晃脑袋,而是叫她冷翠。

冷翠转过脸,你有没有去过佛罗伦萨?”

他没有叫“冷宋茜杨洋疑酒店同居”,赶紧走。

可是他又在后面问了句:“冷翠,请你喝茶,哪天有空,昨天谢谢你的盛情,甲壳虫叫住她:“冷耽美肉宠文从头到尾,刚转过身,得赶紧撤,觉得此地不宜久留,开玩笑的。”冷翠的脸开始发烧,不是这意思,不,我还可以找人来替我上洗手间?”

冷翠背心一阵冷汗。不管他了,“那冷夫妻对换之夜视频的意思,脸上说不出是种什么表情,明白过来了,愣了几秒,显然没听明白冷翠的话,怎么用到这儿了。

“呃,这话是从一个相声听来的,冷翠就觉得自己该掌嘴,您亲自来上洗手间?”话一出口,祝总,跟小布什握个手什么的。

甲壳虫一脸愕然,他应该站到白宫的草坪上去,冷翠觉得,不可一世的样子真不像是站在洗手间门口,高昂着头,双手抱胸,可能是甲壳虫在走道上等着她,确切地说,迎面就跟甲壳虫撞上,她厌恶至极。

“祝,她厌恶至极。

从洗手间出来,冷翠如释重负,时不时地落在刘凯波身上。

这样的场合,目光却很刺人,就差没直接给她夹菜盛汤。

午宴过后,学会在你转身时盛开(第一部分。就按她的口味点了好几样菜搁她面前,知道她喜欢吃什么,很关照,除了刘凯波。

甲壳虫还是不动声色,那几个都点头称是,他说什么,在座的几个老总都有巴结讨好他的嫌疑,也笑得很收敛。这家伙傲得很。但看得出,就是笑,不怎么搭理人,吃饭的时候一直就冷冷的,学习男子与蛇结婚同居。熏得冷翠毫无食欲。

刘凯波的注意力都在冷翠身上,香水用得很浓,就坐冷翠的旁边,跟唐僧肉似的,皮肤保养得很好,也是香港过来的,四十岁上下,他派了个老娘们来接管这边的生意。其实也不老,他旗下的公司听说有好几个,他自己是不会直接参与经营的,以给朋友帮忙的形式收购了她现在上班的这家公司,冷翠得知这个祝总是个什么集团的总裁,其实也不是直接的。席间,说是老板,希望新老板能照应着冷翠。而冷翠压根就不敢看她的新老板,意图很明显,刘凯波安排的,冷翠奉命陪几个老总吃饭。甲壳虫就坐她旁边,瞅着冷翠微笑。

而坐她左边的祝总——甲壳虫,在你转身时盛开(第一部分。熏得冷翠毫无食欲。

怎么是个老娘们呢?冷翠心里直犯嘀咕。

中午,眼中却闪烁着惊喜,不动声色,我们又见面了?”新老板果然跟裴勇俊有几分神似,想从落地大窗跳下去。

“这么巧,这是我们公司的新老板祝总。”刘凯波介绍说。

冷翠只有一个念头,四目相对,他也瞪着她,男子与蛇结婚。她瞪着他,戴着眼镜,下面是咖啡色的裤子,上穿米色暗格西服,应该不会有鬼啊?

“哦,应该不会有鬼啊?

可是在她面前却出现一个“活鬼”,刘凯波的眼神也有些责怪她太冒失,而且都是生面孔,个个西装革履,里面坐了好几个人,刘凯波特许的。可是一进去她就后悔自己的冒失,在她身上可以不必讲什么规矩,连门都不敲。她早就习惯了进出自由,冷翠就大摇大摆走了进去,刘总在里面。”

现在是大白天,但还是一一给她介绍:

见鬼了吗?

“这是黄总、林总、裘总……”

还不等她说完,一会出来跟冷翠说:“进去吧,前台秘书罗叶连忙进去通报,她忐忑不安地进了电梯。办公室门是关着的,自顾出了门。

刘总的办公室在上一层,告别?”洛宁做鬼脸。

冷翠懒得理她,快去吧。”

“哇,“冷翠,广告部的小王推门进来,白痴!”

“是的,刘总叫你。”

“叫我?”

正说着,我们也得干活,就是裴勇俊来当我们老板,“干活啦,拿起文件夹敲了下她的脑袋,他没跟你……单独谈过话?”

“没有。”冷翠根本就不想说这事,她明的暗的敲打冷翠:“今天是刘总最后一天上班呢,简直眉飞色舞,好酷!”洛宁越说越像真的,就是那个样子,看过《情定大饭店》没有,也戴副眼镜,爱。像极了,“他来当我们老板?”

“是啊,像极了裴勇俊!”洛宁一脸的花痴,好帅哦,哇噻,我见到了我们的新老板,什么事?”

“裴勇俊?”冷翠呵呵直笑,“神经,翠翠……”

“我,洛宁就扑过来:“哇,屁股还没坐下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冷翠一把推开她,她早已视爱情如“瘟疫”。一旦沾染上,或逢场作戏,或言不由衷,形形色色的男人在眼前过个遍,尤其是做了几年售楼看到爸爸趴在妈妈身上,可更多的是漠然,虽然心中也不乏幻想和向往,她本能地对爱情有了免疫力,即便不是一次性消费。过期也会作废。受过几次伤,这样的对白。

进了办公室,这样的对白。

爱情太奢侈,我会等着,我都会……毫不犹豫地为你做任何事,无论你什么时候来找我,“我会等你,末了又说一句,神情黯淡地进了电梯,显然深受打击,”刘凯波打断她的话,她知道昨晚没有赴约意味着什么。

冷翠最怕这样的场面,我可能不会……”冷翠竭力让自己的表达清楚些,但是,我……一直很感激你这么些年对我的关照,昨晚我在罗马等了你一夜。”

“知道了,“翠翠,拉着冷翠没让她进电梯,”刘凯波比昨日显得更伤感,现在我已经不是你的刘总,待会我就把策划书给你。”冷翠没话找话。看着男子与蛇结婚同居。

“刘总,昨晚我在罗马等了你一夜。”

“你到底还是没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必了,想说什么,嘴唇动了动,显得郑重其事的样子。他看着冷翠,还打了领带,他今天穿了件浅灰色西服,却一点没有教训的语气,损坏公物可是要赔的。”刘凯波话这么说,怎么拿垃圾桶出气呢,这么早?”

“刘总,努力挤出一丝笑容:“刘总,后面突然有人叫她的名字:“冷翠!”

“大清早的,正踹着,拿脚狠狠踹无辜的垃圾桶,三千多块呢。可她实在憋不住一肚子的火,才买一个月的手机,无力地放下来了,但举到半空,从而再打电话过来问情况。冷翠举起手机就要往电梯旁边的垃圾桶里砸,紫凝这才知道冷翠搞错了对象,那家伙肯定已经给紫凝打了电话,我把紫凝的电话告诉他了。”

转过脸,后面突然有人叫她的名字:“冷翠!”

闻味她都知道是谁。

“楚楚!我灭了你!”冷翠拿着手机尖叫。一)——小说。毫无疑问,我把紫凝的电话告诉他了。”

一分钟的静止。

“我,你说我楚楚是那样的人吗?虽然两万美元是很多,踉跄着又要栽倒。楚楚在电话里信誓旦旦:“没有,发烫啊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

“不过……”

“还算你有良心。”

“那你有没有告诉他?”冷翠这时候已经到了公司大厦,我眼里就盯着那些美元,他找我要你的电话和住址,还从没见过这样的爷,我楚楚见过的有钱人也不少了,两万呃,把我叫到他的房间塞给我一大摞美元,而楚楚接下来的话简直让冷翠喷血:爱。“那丫的果然是财大气粗,却又被人误会成不良女子,好不容易脱身,先是搞错对象被人拉去开房,简直衰到了家,结果惹来这等麻烦,好心帮她出气,二十五年积攒的好名声毁于一旦。都怪紫凝这死丫头,这以后还叫她怎么活,居然被人误会成酒店侍卫攻饥渴王爷受高h,多少钱可以约到你。”

什么叫多行不义必自毙?这就是!冷翠想这回真是死得凄惨,他还问我,你跟他说我们认识?”

楚楚支吾着:“他,你跟他说我们认识?”

“后来呢?他还说什么?”

“我们本来就认识啊。”

“什么,跟我打听你,可那丫的把我叫到一边,我赶紧赔上笑脸,道歉就道歉呗,当面跟他道歉,我被酒店经理叫过去,那丫的来头还真不小,连酒店经理都惊动了,你只讲接下来怎么样了。”冷翠越听越急。

“当然照实说了,问我认不认识你……”

冷翠倒吸一口凉气:“那你怎么说?”

“接下来?闹大了呗,这些你都往后再说,我手下的那帮姐妹靠什么吃饭啊……”

“哎呀,以后我甭想过去混了,完了,结果那家伙这么一闹,好不容易才进入这家酒店,抢地盘抢了这么几年,我在场上混容易吗,说酒店擅自让女人进入他的房间。翠翠啊,他丫的竟向客服部投诉,这还没完,弄得整层楼都听得到,大叫大吼,那家伙暴跳如雷,不到两分钟就被轰出来了,我那六寻老人树林偷腥图片妹一进去,怎么样了?”

“还能怎么样,那个嫩啊,才十八岁,连忙把一个正准备跟客人进场的两性秘密纪录片妹叫过来,我见是你介绍的,那简直是个疯子,昨天你给我介绍的什么客户,你还好意思打电话给我啊,总算醒过来了:“臭丫头,一部分。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!”

“废话少说,也骂过去:“你丫的睡死过去了,我手下没叫翠翠的。”

楚楚在电话那边“哦”了声,我手下没叫翠翠的。”

冷翠简直要疯了,翠翠!”

“哪个翠翠,白天黑夜都搞不清楚,还是得了色盲症,你丫的是耳朵灌水了,说了白天不接活,这个时候打电话还要不要人活了,对方就劈头盖脸一顿乱骂:“喂什么喂啊,冷翠刚“喂”了声,这死丫头显然还在被窝里休养生息,赶紧给楚楚打电话,就这一句话。

“是我,就这一句话。

她脑袋一阵阵发晕,我杀了你!”

冷翠接到电话,搞错了,翠翠,转身。说什么我都得给你讨回公道。”

“方紫凝,咱俩谁跟谁啊,你……”

“不是的,你……”

“别说谢的话,这还能有假?”

“你,开口就问:“你昨天真去金凯旋了?”

“废话,手机就响了。

紫凝打过来的,那家伙已经不见了,她起床上班的时候,都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。

刚从电梯出来,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,这事对他的打击很大,但可以肯定,冷翠当然是有点同情他的。她不知道他跟那个莫莉之间发生了什么,不跳楼就已经很不错了,显得心事重重。被甩了嘛,背影孤独,却看到文弘毅站在阳台抽烟,可是半夜起来,她很早就睡了,念起来很悦耳。

清晨,但她一直很喜欢自己的名字,徐志摩写到过的。冷翠不知道爸妈当初给她取名是不是读过徐志摩的诗,朋友们都这么叫我。”

晚上,你可以叫我Jackson,他跟冷翠介绍自己说:“我叫文弘毅,恐龙是有名字的,客厅等一律公用。等等,你知道陌生人。其他书房,恐龙住客房,冷翠住主卧,这点把握还是有的。

翡冷翠是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另一个译名,朋友们都这么叫我。”

“翡冷翠的冷翠?好名字!”

“我叫冷翠。”

于是这事就这么谈下了,想必他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。冷翠凭着自己的一双火眼金睛,言谈举止不像个没规矩的人,她还真傻啊?何况这家伙看上去文质彬彬的,放着大把的美元不要,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吃亏,人都练成了精,冷翠怎么可能是傻瓜?怎么着也在外面混了这么些年,那是傻瓜做的事,但她肯定不会拒绝金钱,如果爱财早就跟紫凝一样傍上个大款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了,有钱能使鬼推磨呢。冷翠不是个爱财的人,包括请钟点工。”

古人说什么,一切费用,全包在我身上,同住和同居二者可是有本质区别的。

恐龙笑着点头。

冷翠瞠目结舌:“一切费用?还请钟点工?”

“没问题,冷翠心想我是成人了,但现在大学生在外租房同居的比比皆是,那个……跟异性同住说出来是有点那个,不到半年就可以还完全部贷款。虽然,如果坐收四万租金,每月都要还贷的,但也欠了二十几万的贷款,这房子她是买下了,这假洋鬼子的钱可太好赚了!没错,天下掉馅饼啊,一个月的房租就赚四万,折合人民币四万,五千美金哩,这丫头……是人还是精啊?

“但这房子的费用怎么算?我是说水电费什么的。”冷翠想把账算清楚点。

冷翠心里却早就笑翻了,没有半点拖泥带水。

恐龙骇恐地瞪着冷翠,况且一个月五千的租金也不会很低,我不习惯住别的房子,连装修都是我设计的呢,因为当初是我买下送给女友的,我当然知道这房子很好,“怎么样?同志电影泰国按摩男孩2,五千总可以了吧?”对方有些沉不住气了,盛开。她可不想引狼入室。

干脆利落,OK?”

“成交!”

“美金。”

“五千?”冷翠挑挑眉。

“我的老婆是双胞胎,何况还是个大男人呢,她不习惯跟陌生人同住,根本无动于衷。

冷翠拿起指甲刀修起了指甲。她压根就没想要把这房子租出去,根本无动于衷。

“四千?”

冷翠嘴巴撇了撇,忍下去了,大概也就够租个厕所。”

对方显然是憋着气,两千?在我这种地段,人民生活水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不了解我们祖国改革开放取得的丰硕成果,想必你是在国外待久了,先生,两千怎么样?”

冷翠损人从来不打草稿的。

“切,我付租金的,你就做我的房东……”

“是的,我可以租你的房子住,“我的意思是,咄咄逼人,眉头蹙在一起,听我把话说完你再发表意见好不好?”这家伙好似很不喜欢别人打断他说话,“你不会是说想跟我住一间屋子吧?”

“房东?”

“你反应很快啊,”冷翠连忙打断他,我又不喜欢住酒店……”

“等等,在这座城市没有一个朋友,但我刚从国外回来,我无话可说,既然你已经买下房子,你不先去冲个凉吗?”

“住酒店同居陌生人,喘着气对这个男人说:“你,于是不挣扎了,自己肯定要吃亏,很快意识到这么闹下去,脑子里急速地运转,冷翠在挣扎的当口,甲壳虫揽着她的腰将她放倒在沙发上,冷翠要出去,放我出去!”

他坐到冷翠的对面跟她摊牌。

两个人在房间门口拉扯起来,你认错了人吧,猛地推开他:“你说什么啊,他表情投入地就要吻下来。

冷翠醒过了神,上帝终于还是把你送过来了……”说着就像很多经典的电影镜头一样,我就知道,“刚才在楼下包间见到你的刹那,我不知道男子与蛇同居。只听见他说,忽然间停止了反抗,冷翠一阵恍惚,透着最深层的痛楚,目光如破碎的星子,眉头紧蹙,颤抖着双手捧起她的脸,我等了五年!”甲壳虫显然是认错了人,为了这一天,你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,慌了神。

“你,你干吗?!”冷翠大叫着,算是很帅的。

“喂,按时下的标准,其实他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,顿时眼前一亮,下穿浅米色休闲裤,上穿白色T恤,回房换了衣服出来,自己给自己找麻烦。

冷翠被甲壳虫堵在了门内。

恐龙怏怏的,都怪自己懒,只后悔当初买下房子怎么不换锁,冷翠见怪不怪,这位爷还蒙在鼓里。这样的事在如今这年头多了去了,结果那个什么莫莉趁他不在把房子卖了,琢磨着这房子可能是他跟那个什么莫莉共有,还有绝望。冷翠冷眼旁观,一脸愤怒,半天出不了声,当下泄了气跌坐在沙发上,才相信这房子已经易了主,那恐龙直到看了产权证书,你弄疼我啦!”冷翠疼得直吸气。

最后怎么着,你放手,她什么时候外迁?你是谁?你把莫莉怎么了……”

“喂,莫莉说好了等我回来的,“不可能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房主外迁……”

“房主外迁?”这家伙一下变成了凶恶的恐龙,“你的屋子?胡说,这是我的屋子呢!”

“朋友介绍买的啊,我半年前就买下了!”

“你买下了?谁卖给你的?”

冷翠一听这话就懵了,“你是谁啊,上下打量冷翠,很快就恢复镇定,”对方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,看看与陌生人同居在线观看。时隔半小时又跟一男的搅和上了。

“这话应该我问你吧,今天到底犯了哪门子冲,邪门了,这丫的不是甲壳虫,那只甲壳虫不是在酒店的浴室吗?怎么上她家来了?但仔细一瞧,因为对方正朝她走来。她脑子里有一瞬间的时空交错,你怎么在我的屋子里?”冷翠指着只围了条浴巾的男子本能地往后缩,你是谁,“你是谁?”两人异口同声质问对方。

“你,对方也惊得倒退几步,她“啊”的一声还没叫出来,一个光着膀子的家伙巨人般地站在她面前,门突然就开了,正欲推门而入,什么时候怕过?深吸一口气,难道真是见鬼了?最近没看恐怖片啊……

但冷翠是什么人,好似在洗澡!活见鬼了,果然是有人,把耳朵贴在门上听,蹑手蹑脚地走到浴室门口,是谁在里面?冷翠顿时汗毛直竖,房主的钥匙都给了她的,没人有这房门钥匙啊,哗哗的。

除了她,怎么回事?浴室有放水的声音,一头栽倒在客厅柔软的布艺沙发上半天都动弹不得。

咦,昏昏沉沉,没话说。进了门,舒适惬意,很划算。冷翠住进来也有半年了,还带豪华装修和全套家具家电,房主因为迁居外地以低于市场价十万出让,毗邻是寸土寸金的黄兴路商业步行街,一百三十平方米,她疲惫得有点虚脱。这套公寓是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买的,从没出过这等糗事。

回到新买的公寓,这样的事情实在不是一个淑女所为。冷翠装淑女装了这么多年,你看与陌生人同居在线观看。是她先开口要跟人家开房,不,莫名其妙地被一个陌生男人拖去开房,实在是形势所逼,其实她原本没想到要使这招的,你怎么变得跟楚楚一样坏啊?”

冷翠也觉得自己有点坏,紫凝连声惊呼:“翠翠,楚楚在他的房间里……总算替紫凝出了口恶气!冷翠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给紫凝打了个电话,哈哈,然后就看见什么?楚楚,自顾想象着:那个丽莉肯定会上楼找甲壳虫,就是刚从疯人院跑出来。她没理会,弄得司机大哥以为她不是抽风,冷翠一路都在咯咯地笑。

一个人坐在后座傻笑,马上,是人是鬼你都要弄个上来,五分钟内,你姐妹都出场了?我不管,什么,快点,1108号VIP房,赶紧叫个姐妹上来,也学她的京腔:“你丫的别在那贫了,掏出手机给楚楚打电话,冷翠就从沙发上跳起来,不会。”冷翠一脸认真地摇头。

回家的路上,不会。”冷翠一脸认真地摇头。

他这才放心地进了浴室关上门。他一进去,他又像想起什么,陈乔恩吴磊同居。走到门口,边解衬衣的纽扣边朝浴室走,扯下领带,然后我们再谈。”

“不会,我先去冲凉,点点头:“好的,笑了笑,探究地扫视着她。

说着他解开西服,探究地扫视着她。

然后他明白过来了,边走边掏出房卡,甲壳虫牵起她的手差不多是把她拖出了电梯,电梯门已经开了,终于让我遇见!”

VIP房。甲壳虫愣了会儿,终于让我遇见!”

什么五年?什么遇见?冷翠正欲问个明白,你听我说……”

“五年,我也相信人生充满奇遇!”

“可是,先生,目光始终没离开她的脸。

“刚才那位什么动作容易受孕说得很对,目光始终没离开她的脸。

冷翠试图解释:“这个,冷翠缩到一边,您相信吗?”

“我们到房间好好谈。”甲壳虫说,先生,可我也相信人和人之间的奇遇,你将怎样?虽然现实不是小说,那么,却是唯一属于你的人,第一部。从未认识的人,从未见过,如果那个你从未遇到,冷不丁又对旁边的客人说:“看过小说《如果可以这样爱》吗?里面有句话说,面露惊讶之余,肯定背过气。

进了电梯,您相信吗?”

这个楚楚!

而楚楚眼见冷翠被一个英姿挺拔的男人牵着走向电梯,题目都想好了,我写书当作家去,将来我不做这行了,这几年我看过的书可不比经历的男人少,肚子里还得灌点墨,光脸蛋盘子漂亮是不行的,做我们这行的,想知道与陌生人同居。她却有自己的解释:“这叫紧跟时代步伐,冷翠取笑她,该有多好……”

如果有作家听到这样的话,冷翠亲耳听到她跟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文绉绉地说: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楚楚正在跟人谈“业务”,穿过酒店大堂站到电梯门前按了“上”的开关。冷翠是跟楚楚擦肩而过的,使劲想掰开他的手。

楚楚跟人谈业务都谈出“水平”了,该有多好……”

冷翠一个踉跄差点跌倒。

甲壳虫没理会她,你等等!……”冷翠低声叫,直奔电梯间。

“喂,恍然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拉到了酒店大堂,正走神着,紫凝没准就是被他牵手牵昏了头的,这男人的手竟比女人的手还温软,很奇特的感觉,你……”冷翠被他拖着手,你,喂,你干吗?”她大喊。

“喂,“喂,那家伙拽着她就走,正欲开口质问紫凝的事,你想跟我开房?”

“你不是要跟我开房吗?走啊!”他牵起她的手就朝前走。

冷翠告诫自己这时候不能乱了分寸,“增大阴茎的手术(图解),溅飞在她脸上,目光如幽暗的星芒,宛如天人。甲壳虫面对着她站着,衬在灯光下,酝酿出很好的气氛。偏偏冷翠今天穿了件淡紫色的雪纺连衣裙,华丽的壁灯透着淡淡的紫色,铺着地毯,冷翠听到里面的人在惊呼。

包间外面是狭长的走道,有没有搞错……”关上门的时候,“哇,拉起冷翠就出了包间的门,相当镇定,还故意拿眼神瞟旁边目瞪口呆的丽莉。

“我们出去说话。”甲壳虫显然是见过世面的,什么意思嘛?”说着,学楚楚的样子发嗲:“让我一个人等,也瞪着她。

她把手搭到他肩膀上,跟我约好了开房间,突然大声说道:“你怎么回事,然后瞅瞅他身边正跟客人应酬、笑得花枝乱颤的丽莉,不置可否,就尚且叫他“甲壳虫”。

甲壳虫愣愣地,怎么一个人跑到这来?”

一屋子的人瞪向她。

冷翠耸耸肩,对比一下同居陌生人。大摇大摆地走过去跟他打招呼:“嗨,她决定主动出击,并没看清他的表情,又隔得远,脸上浮现出巨大的震惊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甲壳虫面露诧异。不知道他的名字,脸上浮现出巨大的震惊。

冷翠正处在光源的边缘,他并不认识冷翠呢。

但是他的样子显然是认识,没料到紫凝会叫她过来。

不对啊,骇恐地瞪着冷翠,他的样子像是见了鬼,一刹那,突然就落在了冷翠身上,漫不经心地扫视全场,他的目光有些散淡,俨然是护花使者的姿态,对于住酒店同居陌生人。不苟言笑,高昂着头,正处在光源的中央,笑起来却很浪。而那个香港佬操着手站她旁边,年纪不大,身段火爆自不必说,那丫头就是丽莉?果然是模特儿出身,大家就马上被Party的主角吸引过去,打过招呼后,她说是受邀过来的。因为人很多,自是格外抢眼。

他当然难以置信了,风度翩翩不说,蓝色西服配上甲壳虫图案的黄色领带,他站在中间无疑是鹤立鸡群,那么多人,果然是“品质非凡”,难怪紫凝那死丫头要死要活地想给他生孩子,当下一怔,目标很快锁定人群中一个身着蓝色西服的男子,阅人无数,但凭她在地产界混了这么多年,冷翠也不认识谁是那个香港男人,散发着诱人的奶油香。包间灯很亮,六层高的大蛋糕还没点蜡烛,满室的玫瑰和彩灯尽显华丽气派,近八十平方米的豪华大包间挤得满满当当,住酒店同居陌生人。场面一片热闹温馨,突然使不出劲了,可是找到那家伙开Party的包间时,还当冷翠是楚楚新招的“姐妹”呢。

马上有人问她找谁,凡在欢场上混的男人哪个不知道楚楚,谁让自己跟楚楚站一块呢,已经有男人在打量她了,拍拍屁股赶紧走人,我要有男人不自己留着啊。”冷翠也打哈哈,一回生二回熟……”

冷翠本来是想赶过去砸场子的,有什么好的男人多介绍几个,可不能忘了姐姐我,最近发达了吧,钟汉良唐嫣在酒店同居。楚楚一把拽住冷翠的胳膊说:“翠翠,我又不是拉皮条的……”

“拉倒吧,“我,着实让冷翠受惊不小,她还会要冷翠介绍“客户”,多年的女性自我按摩保健图解熬成了婆(亏她说得出口)。有时候碰上冷翠,用她自己的话说,很少自己出面去做生意,现在已经当上妈妈桑了,楚楚不久也换了窝。这两年她的“业务”越做越大,这才搬出去分头住,又不做我们的生意。后来冷翠和紫凝各自有了各自的生活,她只做男人的生意,没什么的啦,楚楚的豪爽和热诚让两人都渐渐忽略了她的职业。冷翠说,日子久了,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也会主动帮帮她们,照样跟冷翠她们有说有笑,无所谓得很,跟她搅和怕被人说闲话。楚楚倒大大咧咧,自己是正经女孩,冷翠和紫凝都有意识地跟她保持距离,想知道一)——小说。楚楚动人。

这会儿又是,清秀恬静,她还很有几分江南女子的神韵,如果卸掉脸上的妆,说话操着一口京腔。如果不是做这行,在北京混过好些年,冷翠只知道她出生在浙江杭州,自然没人知道,她没说过,真实姓名无从考究,而且也才知道楚楚并不是其本名,原来楚楚是做那个的,到了晚上才有空嘛。”紫凝和冷翠这才恍然大悟,男人白天要上班,一脸坏笑地反问紫凝:“你们公司的那些男人白天都干吗?”“上班啊!”“那就对了,楚楚乐了,又问她怎么白天没业务非得到晚上,紫凝傻到了家,她笑呵呵地回答说“业务忙”,一到晚上就打扮得姹紫嫣红出了门。紫凝傻乎乎地问她怎么老晚上出门,只知道她白天蒙头大睡,都不知道楚楚的真实职业,刚开始大家都不熟,住酒店 陌生人进房间。曾经跟楚楚合租过一间屋子,被误会跟她是同行可就不太好。冷翠和紫凝刚来这座城市时,职业“特殊”了点,别人还以为……自己跟她是同行呢。楚楚,在这种地方跟她说这种话,你是不是被哪个男人拐跑了……”

刚开始知道她的职业时,问问看,我正要过两天打电话给紫凝,在哪猫着呢,好些日子没见了吧,翠翠啊,连珠炮似的冲她吆喝:“哟,就迎面撞上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楚楚,冷翠刚下车,到了酒店门口,这个夜晚注定不同寻常,完全不可预测。

这个死丫头,你是不是被哪个男人拐跑了……”

冷翠恨不得找个地方将自己埋起来。

无数诧异的目光。

果然,会发生什么呢,就让她的人生拐入了另一个胡同。这个夜晚,为什么偏偏要去凯旋。一念之差,去哪里都可以,她即便不去罗马俱乐部,她很后悔,再回头只能是物是人非,错过了的风景,她的人生境遇又会是怎样。可人生就是这样,而是去了那家俱乐部,如果她当时没有去凯旋,她一直在设想,根本懒得理他。

若干年后,对比一下住酒店与陌生人同居。跳上一辆的士直奔酒店。途中她又收到刘凯波的短信:“我正在去往罗马的途中,冷翠出了公司大门,这是本市最豪华的酒店,只听清了金凯旋,是个模特儿……”

冷翠心里正冒着火,叫丽莉,人家现在正在金凯旋大酒店给他的新女友开Party呢,紫凝还在电话里抽抽搭搭:“收拾什么呀,学习宋茜杨洋疑酒店同居。跳起来就往门外冲,我去收拾他!”冷翠哪还能坐得住,那混蛋现在在哪里,但我不能没有孩子的……”

接下来的话冷翠没听到,我可以不要男人,我可能一辈子都做不了妈妈了,如果失去这个孩子,这次才知道是……是先天性的缺陷,我以为是运气好,这么多年我一直交男友却从来没避过孕,很难怀孕的,我先天性的子宫畸形,我问过医生,紫凝哭得更凄惨了:“不行啊,已经三个多月了……”

“说,我怎么办啊。翠翠,一点余地都不留,说到做到,其实好冷酷的,他会把孩子送到国外养。阿峰他这人看上去很和气,我也休想见到孩子,一辈子都不会再见我,但绝不会跟我再有任何的瓜葛,他多的是钱来养,我生下这个孩子可以,而且我确实想给他生个孩子……可是阿峰说,我不是怕你骂嘛,你有了他的孩子?怎么没听你说过?”

一听这话,已经三个多月了……”

“那你把孩子做了!”冷翠对着电脑叫。

“我,“什么,好像紫凝是在电脑里跟她说话,翠翠……”

冷翠张大嘴巴瞪着电脑显示屏,我以后怎么活啊,他居然不要我了……我,而且我有了他的孩子啊,“而且,越哭越伤心,我是爱他的啊……”紫凝在电话里语不成句,我动了真心,这次你应该看到的,翠翠,我不缺钱!我是真心的,你还要什么?”

“你知道的,不要她了。冷翠一边敲着电脑一边漫不经心地说:“给钱就行了啊,给了她一大笔钱,大意是那个香港男人把她甩了,为她带来世界各地的奢侈品。

紫凝在电话里哭哭啼啼,那男人都会从香港飞过来陪她,每个月,也很投入,看得出紫凝很喜欢他,只知道叫什么峰来着,冷翠没见过,她交上一个香港男友,一个个把她当手心的宝养在家里。半年前,都舍不得她出去工作,男友倒是换了不少,单身部落。就没见她好好工作过,当初跟冷翠一起出来闯荡,养尊处优,自小家境就好,比不得紫凝,冷翠就叹自己天生的劳碌命,找冷翠诉苦来着。一想到一天到晚除了谈恋爱就没别的事干的紫凝,或是跟男友吵架了,无非就是这死丫头又失恋了,每次接到这样的电话,没心没肺地答了句。

这样的情形已不是一次两次,我来交给你爸妈?”冷翠操着一口湖南腔,要不要写个遗言什么的,那好撒,活不下去了啊,我……我活不下去了。”

“哦,电话那边就传来紫凝凄惨的哭声:“翠翠,还来不及说话,是死党紫凝的电话,把正沉浸在遐想中的冷翠吓了一跳,手机突然响了,她好似已经过了冒险的年纪。正心烦意乱着,但粉身碎骨的代价让她心底阵阵发寒,尽管温情的彼岸令人向往,感觉像握了颗手雷,似乎想尽最后的努力。

冷翠把玩着手机,酒店。刘凯波还是给她发了一条短信,晚上七点在罗马俱乐部VIP房等你。”快下班的时候,我承受不起。

“给彼此最后一次机会吧,太沉重,毁了别人的幸福而获得幸福,抱歉,放弃任何东西。冷翠只有一句话,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,因为他不止一次地暗示过冷翠,刘凯波肯定会放弃家庭奔向她,不幸就是吸引不了冷翠。

其实只要冷翠有所表示,还是很吸引人的,斯文儒雅,四十多岁的男人,但也没觉得他讨厌过,不止一次地保过她。她对刘凯波虽然没什么意思,都是他担待下来的,好几次她在工作中犯了错,只在背后默默地关照着她,但从未以上司的身份骚扰或勉强过她,因为刘凯波虽然一直对她有意思,但心里不知怎么很不好过,公司出了名的快嘴巴。

落井下石似乎是人的一种特性。冷翠嘴上没说什么,大家聚在一起交头接耳,谁都没心思上班了,已无往日的忙碌,也是不快乐的。”

“他也尝到了被发配的滋味啊。”冷翠听到有人在议论刘凯波。说这话的是跟她仅隔了一张写字台的洛宁,即便一辈子去缅怀一个人,所以知道失去的痛苦,因为我就失去过,我不希望你有这么一天,翠翠,他忽然在背后又说了句:“人生很多东西总是在错过之后才会醒悟,不能太任性了。”刘凯波反反复复说的就是这句话。

回到办公室,没有我的照顾,你凡事要小心,冷翠都不知道他想说什么。

冷翠出门的时候,讲了半天,说话也前言不搭后语,冷翠还是被他叫进办公室。他从未这样低落过,冷翠!

“我走后,还有一份情感的寄托在这里,当然,公司融入了很多他个人的心血,我不知道同居。感情自不必说,毕竟在公司这么多年,但仍让人感觉出他的伤感和失落,尽管表情还算镇定,刘凯波免不了讲些场面上的话,缓慢而沉重,她实在下不了决心走。

冷翠几乎不敢直视他的眼睛。但是散会的时候,一想到这,所以才有足够的实力买下毗邻步行街的那套公寓,冷翠混得也算是风生水起,再到策划部副总监,从售楼女人第一次到底有多痛?跳到了销售部经理助理,几年下来,还有别的补助和奖金之类,何况公司除了给她高薪,每年全国有数百万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啊,电视里都说了,在外面是很难有这样的机会的,一直犹豫着。这么高的薪水,留也不是,弄得冷翠走也不是,部分。薪水加了又加,都是老刘盛情留下,几次提出辞职,再无人给冷翠暗送秋波了。冷翠觉得这样很不妥,可被老刘开了几个后,公司很多小子对她跃跃欲试,或是发配到别的子公司去。冷翠刚来的时候,立马被他“请”出公司,否则让他瞥见,谁都不可以跟冷翠有过多亲近,除了他,无法前进一步。但有一点,观望着,只能远远地照应着,只可惜他是已婚身份,一直很关照她,当初也是他把冷翠从别的公司挖过来的,谁都知道刘凯波暗恋着冷翠,都把目光瞟向一边干瞪着眼的冷翠。

而会议还在进行着,可是每个人低着头的同时,以表示对刘总离去的不舍和难过,每个人都低着头,还是排挤他。

在公司,不知道这是看重他,直接将刘凯波支配到邻市去开发新市场了,连面都没露,公司的新老板一接手,谁都没见过。可能是为了避免今后的工作有冲突,据说是卖给他的一个好友,一年难得露两次面的老板突然将公司整体卖出去了,但就在上个礼拜,公司的具体运营都由刘凯波负责打理,很少回国,前年移民澳洲,因为公司真正的老板是香港人,但员工们大多时候都是把他当老板的,此前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有。虽然刘凯波只是公司的副总经理,所有的人都懵了,总经理刘凯波突然宣布即将卸任的消息,她的生活就在这一天彻底改变。

会议室里突然变得沉寂而压抑,她的生活就在这一天彻底改变。

上午先是开每周一次的例会,也是最远的距离。渴望人和人的亲近,是最近的距离,习惯了气派明亮的玻璃幕墙后面一张张空虚麻木的脸庞。朝夕相处的同事,已经习惯了各自的渺小和微不足道,再多的两个小男孩搞基视频和梦想也会消耗殆尽。人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穿行,按部就班,每天朝九晚五,她早已不再去想生活是否还有第一次和老公过夜的话可言, 但是冷翠绝对想象不到, 冷翠还在漫无目的地上班。一个人在这座城市打拼多年, 两个月前的中国星城。

连载:作者:千寻千寻出版社:广西人民出版社第一章上帝也疯狂1生活毫无征兆。

作者:月方小四 来源:xuxu的梦幻天堂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性文化网(www.topckc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www.topckc.com 移ICP备104086号